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!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深圳侦探 > 新闻资讯 >

深圳侦探|小三迫不及待的婚外情(上)

深圳侦探|小三迫不及待的婚外情

三周年结婚纪念日。

褚良昨晚上说他今天早上有个很重要的会,不能出任何差错,因为这可能会影响到他即将到来的升迁大战。

余妙早早就起床了,给褚良做好了早餐。

褚良吃得比较挑剔,所以这顿早餐余妙是花了心思的。

将早餐和牛奶摆好在桌子上的时候,余妙才进卧室叫褚良起床。

这段时间,褚良确实辛苦了。

加班越来越晚,脸上的倦容一天胜似一天,有时候余妙看着都心疼。

所以余妙想尽量让褚良多睡一会儿,等她将一切都准备好了再去叫醒他。

褚良起床洗漱的时候,余妙又想起褚良说他今天的会议很重要,想着让褚良看起来精神一点儿,她又将他的衬衣和西装拿出来熨了一遍,直到衣服上一个褶皱也没有,余妙终于会心地笑了起来。

这时候,褚良已经吃好了早餐,他走了过来,脱掉了睡衣,然后伸出手臂。

余妙拿起熨好的衬衣,替他穿上。

在扣扣子的时候,余妙的小拇指碰到了褚良胸口上露出来的一小块肌肉,心里顿时热了一下。

褚良即将三十了,可是身材依旧保持得很好,身段挺拔,肌肉紧致,完全不输电视上任何的小鲜肉,走在街上,也是能让小姑娘侧目的男神一枚。

短短一瞬间,余妙的脑中划过了许许多多的想法。

但褚良似乎并未觉察,这样的生活,他已经过了三年。

三年的时间,他在公司里兢兢业业,辛苦打拼。但是三年里,余妙也一直把他照顾得十分好,甚至可以说体贴细微,以至于他甚至觉得,这就是余妙应该做的。

余妙在给褚良系领带的时候,轻声说了句:“老公,今天能不能尽量早点回家?”

说话的时候,褚良听出来了征询甚至还有些小心翼翼的味道。

他低头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妻子,三年的时间,岁月已经开始在她的脸上出现了斑驳的印记。虽然她并不像别人口中所说的家庭主妇一样,身材走样,素面朝天,油光满面,但褚良还是能够在她的眼角看到一丝细微的纹路的。

“嗯?今天不一定,你知道的,我很忙,最近升职的事情正在白热化阶段,一不小心就会被人拉下来!再说吧!”他随即瞥过眼去,淡淡地回答了她一句。

余妙系领带的手随即顿了一下,但是很快又继续动了起来,然后就是短暂的沉默。

“老公,系好了,路上注意安全!”余妙系好领带之后,拍了拍褚良的衣领,拿起褚良放在椅子上的公文包递给他说。

褚良点了点头,接过公文包就往门口走。

等他打开房门的时候,余妙纠结了一下,还是对着褚良的背影说了一句:“老公,今天是咱们结婚纪念日!”

褚良的手在门把手上停顿了一下,然后回过头,对余妙露出一个笑容说:“你看看我,差点忙忘了,我今晚尽量早点回家,你别做饭了,咱们出去吃!”

余妙的心情瞬间就开朗了起来,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,冲褚良的背影点了点头:“好的。”

02

余妙都忘了,自从褚良说自己现在正在准备升副经理之后,他们已经有多久的时间没有出去吃过一顿饭了,有多久没有安安静静地享受两个人的世界了。

褚良回来得越来越晚,有时候甚至忙得夜不归宿。

四年恋爱,三年婚姻生活,他们的感情经历了七年。

好在余妙并不觉得他们迎来了所谓的七年之痒,毕竟褚良平素对她也是挺好的。

他不会对自己乱发脾气,他也不会对自己使用冷暴力,他也会记得生活中的小节日,偶尔一束花,偶尔一个小礼物。当然,这次的结婚纪念日一定是这段时间他太忙了,所以忘了。

他依旧温柔,就如同谈恋爱时一样。

只不过随着工作越来越忙,他没有时间去继续延续这样温柔罢了。

看着褚良出门,以及他出门时给自己的那个笑容,还有他今晚上共进晚餐的承诺,余妙的心情瞬间大好起来。

她转身哼起小调,开始了自己一天的“工作”。

把自己的衣服丢进了洗衣机,然后将褚良的睡衣拿冷水先泡上半小时,然后用专门的洗衣液准备手洗。

褚良是个对生活品质有些要求的人,连睡衣都是真丝材质的,这样的面料用洗衣机洗肯定是不行的。

做完这些,余妙正准备去收拾餐桌上的残羹冷炙的时候,突然自己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响了几声。

余妙打开手机,是一个陌生人的微信信息。

余妙并不记得什么时候加了这么一号人,他的头像是个大大的圆形时钟,朋友圈也是一条杠,看不到任何信息。

点开信息,是一条视频。

余妙本来打算不予理睬的,说不定又是什么广告视频呢!

可就在她准备退出的时候,那人又发来一条信息:“点开视频,有你感兴趣的东西!”

余妙的好奇心在这一瞬间就被勾起来了,她点了一下那条视频的播放符号,视频很短,只有15秒。

画面有点像在办公室,声音很清楚。

“啊~啊~你什么时候跟你家黄脸婆离婚?”女人的声音有些亢奋,时不时尖叫一声。

“就这半个月吧!我已经想好怎么跟她说了!哼~~”男人喘着粗气,时不时吻一下女人的脖子,发出清脆的亲吻声。

“小X货,天天见面还这么缠人,怎么?吃不腻吗?”

“我比较大,你忍一下!”

“嗯?舒不舒服?”

就这几句对白,画面戛然而止。

整个视频都没有露出男人和女人的脸,只有两具身体在画面上不知羞耻地晃动。

但是看到视频的余妙顿时整个人瘫进了沙发里,眼泪决堤而出。

看不到脸,但是那个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。

是褚良。

更何况虽然看不清脸,但是褚良大腿上的那块椭圆形胎记她太熟悉了,而视频中的男人,就有那块胎记。

03

他不是天天在加班吗?

他不是准备升职吗?

他不是每天忙得脚不沾地,连他们的结婚纪念日都忘了吗?

可是他怎么有时间做出这样的事情?

而且视频里说的,他们天天见面,天天腻在一起,褚良是罗小猪吗?时间管理大师?

还“我的很大,你忍一下”,以为自己是吴亦凡吗?

对了,他们还说到了什么,离婚?

对!他们说到了离婚!原来已经计划这么久了。

还说这半个月内就要离。

可是这么长时间以来,褚良在自己面前并没有任何异样啊!如果视频里的男人真的是他,那他就是影帝!

不!

一定是有人恶作剧!

视频毕竟没有露脸,说不定就是别有用心的人故意模仿褚良来整蛊自己的呢!

褚良不是还有三个竞争对手嘛,目前褚良上去的机会最大,所以也许有人故意设局想让褚良的后院起火,让他自顾不暇,错失这次升职的机会。

对,一定是这样的。

余妙的大脑在短暂的呆懵之后,瞬间似乎清醒了许多。

幸亏自己并不是那些人云亦云的女人,不然说不定还真的就拉了褚良的后腿了。

余妙拍了拍自己的脸,然后擦干眼泪,站了起来,准备继续她还未做完的“工作”。

她不打算和对方纠缠下去,毕竟因为这样无凭无据的恶作剧,去恶意揣测自己的老公,是不明智的选择。

余妙很珍惜这段婚姻,不想因为一些没有根据的事情就跟褚良闹得人仰马翻。

“怎么?不相信吗?那今晚十二点开始,我让你看一场好戏!”

就在余妙准备放下手机的时候,那个微信头像又发来了一条莫名其妙的短信。

余妙有些不厌其烦,于是问了一句:“你到底是谁呀?发这个视频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等了好几分钟,对方不再有任何反应。

果然是骗子,恶作剧!

余妙恨恨地想,之前还低落的心情也逐渐平复了下来。

因为怕这个人再次骚扰,余妙随手将他删了,然后将手机又放回了餐桌上。

就在余妙准备继续收拾餐桌的时候,突然门被人打开了。

婆婆趾高气扬地走了进来。

04

余妙这才想起,每半个月就要上门监督自己一次的婆婆,算下日子,截止今天,已经刚好半月没来过了。

于是下意识地就叫了一声:“妈!”

严格说起来,余妙还真的有点怕她这个婆婆,从结婚到现在,在她的眼中,她的儿子就是人中龙凤,而余妙就是那只飞上枝头变凤凰的鸡。

所以哪哪都看余妙不顺眼,哪哪都觉得余妙嫁给自己儿子就像是捡了个天大的便宜。

特别是结婚三年,余妙还没生下一男半女,她这脸就更不是脸,鼻子更不是鼻子了。

婆婆看到了桌子上余妙还没来得及收拾的碗筷,顿时脸就拉了下来。

“余妙啊,你说说你,你这个家庭主妇是怎么当的?我们家褚良风里来雨里去的,每天在外奔波劳累,你怎么连这点家务都做不好?怎么?早上吃了的碗筷,难道还要等着我们家褚良回来收拾吗?我不来监督你的这些天,我们家褚良就是这么过日子的?”

婆婆顿时冷声冷语地开始数落起来。

“妈,我马上收拾!褚良才刚刚走,我这刚收拾完衣服,正准备收拾桌子呢!”余妙不想跟婆婆起冲突,于是低声说道。

其实有很多次,看到婆婆颐指气使的样子,余妙不是不生气,也不是不敢跟她争吵。

她是考虑到褚良,他在外面工作已经那么辛苦了,她不想褚良回到家还要面对自己和婆婆间的婆媳矛盾。

她想做一个好妻子,一个能帮自己的丈夫分担生活压力的贤妻良母,而不是一个为他添堵的女人。

所以,这些她都忍下来了。

“账本呢?拿来给我看看!”白了一眼余妙之后,婆婆向她伸出手,冷声冷气地说。

三年来,婆婆总觉得是褚良在养这个家,所以每个月褚良给余妙多少生活费,余妙又是一分一毫花在哪里,都要记得清清楚楚,拿给她过目的。

余妙也曾试图反抗过,她跟褚良都已经结婚有自己的家庭了,婆婆再这么插手进来管着这个家的财政大权,真的有些说不过去。

但婆婆一句话就把余妙的嘴给堵上了:“钱是我儿子挣的,我是他妈,我凭什么不能管?”

为了褚良,余妙还是忍了,只要她不跟自己住在一起,半个月来一次,她就当是半个月痛了一次经吧!

看完账本后,婆婆才满意地将本子递给余妙,看了她一眼,又接着说。

“还有,余妙啊,你和褚良也都老大不小了,该要个孩子了吧!我们老褚家就褚良一个儿子,不能在你这里就断了香火呀!你说说,你们都结婚三年了,三年就是娶只母鸡,也该下个蛋了吧,可是你这肚子,怎么就没一点反应呢?”

余妙就知道,孩子的这个话题又该提起来了。

这三年来,每隔半个月婆婆就来一次,几乎每次都提,她没说烦,余妙耳朵都起了茧子了。

余妙也想要个孩子呀,但是褚良这段时间每天忙得回家倒头就睡,他们哪里有精力去要孩子?

“妈,您放心,我跟褚良已经在做准备了!”

“你不要老是拿在准备了在准备了这样的话来糊弄我,余妙我告诉你,如果今年你还是没能怀上褚良的孩子,就别怪我让褚良跟你离婚!”

婆婆说完这句话,就气冲冲地走了。

余妙在听到“离婚”两个字的时候,又愣了一下。

这是她今天第二次听到这两个字了。

第一次是视频里那个神似褚良的声音说的,第二次是褚良他妈妈说的。

突然,一阵寒意从头至脚传了过来。

 
上一篇:私家侦探公司 如何取得重婚的证据? 下一篇:深圳市私家侦探|小三迫不及待的婚外情(下)